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画廊网 2019-10-11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在《冰与火之歌》的设定中,夷地就是古代中国的投影,夷地的强大能让全盛时期的瓦雷利亚自由城邦进行和亲,可以说给足了中国人面子。但这份面子也是我们的老祖宗为我们争取的,因为中国古代和拜占庭一样是玩火的行家,能用猛火油柜等武器打出巨龙喷火一样的效果(就是机动性差的多,不过设定中夷地同样是黑魔法遍地)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猛火油就是石油的副产品,《汉书地理志》《后汉书郡国志》中都有对石油产地和利用的记载,石油这个词还是北宋的沈括正式命名的。石油和《冰与火之歌》里的“野火”同样具有遇火不灭的特点,北周时期的突厥人就不幸成了这一论点的不幸验证者,他们的攻城机械被北周酒泉守军用“石脂水”烧得一干二净却无可奈何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五代时期是猛火油喷火技术的高发期,各路军阀们喜欢上了这种水浇火愈炙的烧烤技术,甚至上演了现实版本的君临攻防战。公元919年后梁和后唐已经攻守易位,后梁老将贺瑰(老人家当时已经62岁,是少数能够让李存勖吃瘪的将领,他在918年干掉了后晋军巨头周德威)冒险进攻后晋黄河德胜渡口的德胜北城(该城位于今天的河南濮阳清丰县,距离开封不过300多里)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贺瑰不但全力围攻该城,还学习曹老板,用竹片把十多条战船连在一起上设短墙,试图封锁黄河。这一作战计划遭到了失败,因为后晋一方有自己的”小恶魔”。后晋的李建及把火油装在数百个大瓮中,“积薪其上”,顺水漂流火烧后梁军吊桥,自己带着三百精锐的银枪孝节军发起了猛攻,破坏了贺瑰的全部作战计划,贺瑰在此战过后怒急攻心而死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放火是门技术活,南唐大将朱全斌在使用猛火技术上就是棒槌。在南唐即将被北宋灭亡时,朱全斌带着15万大军(自称)就住金陵城,把猛火油看成是拯救败局的关键,结果当天夜里风势突变,把杀敌变成了自残,反而加速了南唐的灭亡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北宋也是使用猛火油的行家,北宋西北边防军在防御西夏进攻时,把猛火油当成了守城成必需品(“皆掘地做大池,纵横丈余,以蓄猛火油”,北宋甚至还多次向占城索要猛火油当贡品。北宋还大规模装备了和希腊火类似的喷射装置,那就是猛火油柜。猛火油柜的制作标准是“以熟铜为枦,下施四足,上列四卷筒,卵筒上横施一巨筒,皆与柜中相通,油自火楼中出,皆成烈焰,中人皆糜烂,水不能灭也。”猛火油柜和希腊火一样有单兵版本,可以把火焰喷出六米外。虽然猛火油柜一般用于防守,但它的最佳进攻表现是在胶西海战中。岳家军的余部李宝等人带着3000多水师用消灭了完颜亮的七万水师部队,为采石矶的大胜做好了铺垫。


没有龙外挂的古代中国人如何打《权力的游戏》那样的纵火战?



猛火油和猛火油柜是杀敌利器,但并非当时的汉人政权所独享,契丹人早就从南方的杨姓合作伙伴手里得到了全部技术资料,在先进技术保密上中国的君主远不如拜占庭皇帝。

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、冷兵器研究所系头条号签约作者。主编原廓、作者李从嘉,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